1114 日 , 2020 9:40:10
音乐故事 | 不呐喊,怎配得上“自己”二字

“ 如若变成生命中的情不自禁,那就用最温热的手臂拥抱自己 ”

今天晚饭听到张杰对《自己》这首音乐的演绎,很触动,打算以“自己”这个词起个话题,当作写作练习,做个记录。

要写“自己”这个话题,其实是很难落笔的,它太复杂了,又或者说,怕自己会写得轻率。因为“自己”这个词在这里显然不是“我是什么什么,我能什么什么”,这样的自述,它应当仿似这样的一段描述:

某天身边的亲人亦或者是朋友,可能很突然地,但往往是笑着地,跟你讲起某些事情,某些可能有些久远的,你从没听说,甚至一起经历,但从没发觉的事,他跟你讲起那些事是多么让他狼狈,多么让他崩溃,又或者让他做出多么坚决的一个选择。片刻后,他可能还会崩溃,又或者继续表现着“过去真有趣”。

这是我想到的,在这里,对于自己这个词的释义,或者说,我们自己。

自我矛盾,看上去是“自己”最大的属性,就像张杰对《自己》这首音乐的演绎。

一面述说,一面高歌!一面平凡,一面呐喊!

不过有些事物向来矛盾的,这像涯边横生的树,像荒漠跛脚的狼。

我想起我遇到的一个姑娘,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学校社团的摄影大赛活动,在活动现场,是另一个主席带她过来,1米56的样子,她步子迈得很小,也许觉得我这人看起来不好说话,又或者在担心其他什么细节。她最终还是走上来了,她有没有称呼我的姓我不清楚了,但礼貌是可以从语气里透出来的,“请问,我现在,还可以参加你们的活动吗?”。她显然不爱戴眼镜,眼睛晃晃悠悠的。

我叫她把照片发给我,我给她的作品编号,然后让她把照片洗出来。她的照片是一地落叶,拍摄角度压得很低,绿色似乎略有过曝,照片冲洗得也很是匆忙,没有封塑,在展览区里算不上前排。她是想拿个活动记录,以便在最后的综测有加分。

后来有次见到她在校园里骑单车,像是在打卡。学校规定,大学四年需要完成400公里的运动记录,每天最多只可以完成三公里,路线必须按照软件上规定的路线前进。那时我们就有人开玩笑说,要每天骑单车完成,可除了她,我并没有看到有人在学校里骑单车。

有次在食堂看到她,她去橱窗打饭菜,一楼那里没有盘子,饭和菜也是分开打的,所以她离开橱窗时,饭和菜已经占据了她的双手。我告诉自己,如果她看向我,我才应该很自然地,去帮她完成一件她没完成的事。她显然没有注意到我,她向一个空座位走去,没走几步又停在原地,转身又折返回来,由于双手空不出位置,她不得不以撬的方式用手肘打开筷子门,然后又尽可能地,持平手里的略微抖动的碗,用腾出的两根手指去勾了一双筷子,带上了门。

之后有几次见到她,大多时候她都是一个人,步子迈得很小,走得又很快,可能在她的任务清单里,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去做。还是那样,她看向我时,我会跟她打招呼,她实际并没有看到我的,或者说不确定有没有看到我,因为她会道歉,说自己不喜欢戴眼镜。

后来我和几个朋友过去参加一场音乐性质类的活动,主持人请她当拖,希望她能上台去唱歌,她过来想让我们上去,按照她的说法,她不喜欢上台唱歌。我们觉得不合适,推脱了,不过我倒是有留意,想听听她唱歌。

她唱歌很动听,她选择不上台唱歌是有理由的,她的声音更像是述说,述说自己,我不确信她能在空旷的,夹杂着笑声的舞台,完美地去演绎,也不确信我们能够静下呼吸,去倾听。她应该是有很多话想说的,不然她不会把一半重音咬轻,那像极了欲言又止。不过,不专业地说,这才是极美的,某些角度来讲,丝毫不逊《自己》这首音乐里的呐喊。

她也告诉过我爱过谁,恨过谁。谈起这些时,她显得特别清醒。

毕业的时候,有看到她在优秀大学生的行列,很是为她感到高兴。

没想到已经1500字了,剩下的话以后再写吧。
希望我们自己,能在风浪里平静。
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